大學入學審核程式對亞裔申請人有偏見嗎?
Published on by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Dec 8, 2015

偏見

19世紀初,美國就開始設置越來越嚴格的控制措施,以阻止來自亞洲國家的移民。

1882年,《排華法案》成為了美國不允許特定民族進入本國的第一部法律;1917年頒佈的《移民法案》,完全停止了一大群被認為是不受歡迎的人的移民辦理。這些人包括“同性戀者”、“罪犯”、“智力低下者”、“癲癇患者”及來自南亞國家的人;1924年頒佈的《移民法案》,則針對每一個國家設置了移民配額,而分配給亞洲及中東國家的配額數為零。

許多這樣的法案都執行了數十年的時間。但隨著本世紀中期,美國對外國人恐懼情緒的減輕,它開始向來自亞洲和太平洋諸島的移民開放邊境。1965年頒佈的《移民法案》,刪除了1924年《移民法案》中對亞洲移民的零配額,而把亞洲移民放入了允許大量進入的人群之列。從那以後,亞裔美國人在美國人口中的占比已從1%增加到了5%以上。

現在,在美國移民的成功經歷中,亞裔美國人的經歷是最為著名的:他們接受的教育更多,且賺取的平均家庭收入高於其他移民種族。研究表明,這種成功的原因至少部分是來自於一套價值觀,即:對努力工作、專注學業以及父母參與子女教育的重視。換言之,對於努力工作就有可能實現“美國夢”這一我們必須要證明的事情來說,亞裔美國人的成功經歷是距我們最近的事實。

不過,說到大學入學審核,越來越多的亞裔美國人開始質疑於“美國夢”是否真的適合自己。因此,越來越多的亞裔美國學生和家長們不再參加美國大學的入學審核,因為他們認識到工作的努力與學業的成功可能是不夠的。因此,他們開始要求從體制上對影響大學入學審核的種族因素進行改變。好幾個亞裔美國人團體及教育權利團體,已經提交了對美國教育部的聯邦訴訟和訴狀,稱其在大學入學審核中有種族歧視行為。

儘管,像哈佛大學這樣被控告有人為限制亞洲學生入學數量的學校否認了在入學審核規定中,對亞洲學生設置族裔配額一事,但入學的相關資料的確表明,與其他種族的申請人相比,學校對亞洲申請人採取了更高的審核標準。普林斯頓大學的研究人員湯瑪斯•艾斯濱沙德(Thomas Espenshade)和亞力桑德拉•華爾頓•拉德福德(Alexandria Walton Radford)在2009年進行的一次調查發現,亞洲學生要想具有與白種人通過審核的同等機會,他們的大學入學考試成績需要比白種人平均高出140分以上。

每一所面臨激烈競爭的美國知名大學在入學審核程式方面對亞洲申請人採取的差別對待,就是最好的證明。在哈佛大學,這所在數份陳述種族歧視作法的訴狀中被作為主要控訴對象的學校裡,獲准入校的亞裔美國學生的百分比在近幾十年裡一直沒有實質性地增加,而進入美國大學的亞裔美國學生的比例在這幾十年裡已增長了近一倍。

儘管亞裔美國人是美國接受教育最多的種族群體,但統計數字仍表明,與具有差不多平均分數及標準化考試成績的白種人相比,個別亞裔美國人可能不得不勉強接受進入稍次一些的大學就讀。亞裔美國學生進入全美最知名教育機構的難度,反映出亞裔美國人在工作方面所遇到的更為普遍的障礙,那就是:他們擁有比其他種族人口更高的平均家庭收入,同時,他們在高層管理和行政職位中的人較少,仍較多地從事於中等級別的專業性工作。

阻擋亞裔美國人升入最高級別工作崗位的障礙是多樣而複雜的。比如有時,他們被習慣性地認為缺乏承擔風險或擔當領導職務的意願—而這種看法明顯不是以考夫曼基金會在2009年的一份研究為依據而得出的。這份研究表明:2006-2010年間創立的所有技術型新企業中,有超過40%的創立者是亞裔美國人。

可是,就大學入學審核來說,亞裔美國學生所面臨的一些困難更為具體。尤其是,大學是否應該把種族作為入學審核的一項考慮因素這一問題,正是對待亞裔美國申請人的大學入學審核程式是否不公的一個爭論焦點。

按照現在的情況,美國高等法院認為,族裔配額以及使用種族作為大學入學審核的主要考慮因素是違反憲法的,但允許學校將種族納入考慮,作為評估學生入學申請的諸多考慮因素中的一項。不過,就各學校及各州而言,一些學校完全禁止把種族作為入學審核中的一項考慮因素,這種作法考慮到了把種族作為入學審核程式一部分的學校,與僅依據社會經濟條件實行贊助性行動(讓社會經濟地位較低的申請人優先通過審核)學校間的對比。

對於亞裔美國人來說,大學考慮種族和不考慮種族的對比是一目了然的。在包括哈佛大學、普林斯頓大學、耶魯大學和賓夕法尼亞大學在內的頂級長春藤大學中,亞裔美國學生的入學率一直是15-20%;而另一方面,在實行種族中立政策的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亞裔學生的入學率已與近20多年來亞洲移民的數量保持一致,達到了目前的40%以上。

加利福尼亞理工學院不是唯一看到亞裔美國學生人數同美國的亞裔美國人口成比例增長的加州學校。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通常招收的新生班級有40%的亞洲人,這大部分是由於1995年制定的、針對全美範圍內使用種族作為入學審核和雇傭條件的禁令。在整個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隨著移民潮帶到聖法蘭西斯科灣地區的亞洲家庭的增加,加州大學伯克利大學的亞洲申請人數量穩步上升。然而同期,亞洲申請人實際被獲准入學的百分比卻下降了,這說明,對待亞洲人的入學審核標準越來越高。

上世紀80年代,這種情況達到了頂峰,因為越來越多的亞裔美國學生和家長們,抱怨他們所看到的大學入學審核程式對他們極為不利。因此,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校長被迫公開道歉,並修改了學校的入學審核程式。幾年以後,全美範圍內禁止種族歧視的贊助性行動生效。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事件的進展表明,逐漸增加的公眾壓力能夠迫使大學的入學審核程式更加透明;同時,社會經濟偏好對大學入學審核程式中種族偏好的取代,也能夠使亞裔美國申請者獲得同等的競技舞臺。

在近幾年由種族歧視性入學政策所引發的全國性狂熱申訴中,這場論戰一直在進行,並於數十年前就已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得到了解決的這一事實有時是被忽略的。但如果歷史重演,或許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結果能夠就事件的走向給予我們一種思路。

雖然,頂級長春藤大學的入學審核人員堅持說沒有使用以人種為主的入學限制制度,但資料會說明一切。很明顯,獲准入學的亞洲申請人數量始終保持不變,而亞洲申請人總數量卻相對於其他族群大幅度地增加,這不大可能是一種巧合。自從大學入學審核程式有意或無意地設立了實際上針對亞裔美國申請人的族裔配額以來,校方對任何類型族裔配額存在的否認就越來越像是文字遊戲。而且,亞裔美國申請人為了獲准入學而需要比白種人更高的大學入學考試成績,僅僅是因為對入學審核程式的“全面”考慮這種說法完全沒有說服力。因為這看起來像是在暗示說:作為一個群體,亞裔美國申請人在標準化考試成績和平均分數方面以外的申請程式的各方面都表現得非常差。

對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歷史的審視,以及認識到苦惱的學生和家長們不可能接受大學入學審核人員在表面上的合理化,這使我們有了對事件可能走向的感知。這件事越早得出結論就越好—因為我們的後代不大可能在回顧今天面向亞裔美國申請人的入學審核政策時,把它當作是高等教育達到完美境界的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