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誠信是學生的根本
Published on by

學術誠信任何一個熟悉班級課程教學大綱的人都應該習慣於粉飾典型的部分:導師的聯繫資訊、等級政策、課程科目、上課出席聲明、學校對於剽竊和學術誠信的政策等。大部分學生只關注他們所看到的,直接涉及他們在課堂上取得成功的資訊,例如即將到來的任務,到期日,以及他們最終成績的百分比細分。顯示在學術誠信方面的機構政策被看作是一種形式,而不是與一個學生的角色直接相關。但是,讓學生認識到,學術誠信在各層次學術和研究方面都是內在本質,這是至關重要的。

學術誠信通常定義為避免抄襲、欺騙、偽造資料或者其它方式的不誠實的學術行為。許多學生認為,將學術誠信視為為最高標準去追求,在這個資訊共用如此無所不在的時代裡甚至有點老套。如醫藥和工程領域從業者保持了高標準的道德和誠信是由於非常明顯的實際原因; 公眾需要能夠信任的專家。然而,這些標準並未被視為一個理想而被人們所渴望; 他們該領域的成員需要考慮的最起碼的要求。根據定義,醫生的工作必須是醫治別人,不要對他們造成傷害。一名違反了希波克拉底誓言,通過故意,造成不必要的傷害的醫生就不能再履行他或她作為醫療專家的角色。同樣地,一名學生的角色是基於他或她自己的研究來進行工作。違反了學術誠信的準則會帶來直接的破壞作用。

雖然為什麼我們從不允許專業人士違反他們的誠信準則的原因似乎是顯而易見的,學生可能會發現偶爾違規還是可以接受的。畢竟,學生在家庭作業上作弊的違規成本顯然比醫生開錯藥物處方或工程師設計出有故障的橋樑要低得多。然而,不管一個人對他人是否造成何種程度的傷害,每個人都應對他們在特定領域所實踐或研究的內容負有社會責任。所有的學生,不論他們的水準高低,都是廣義的社會學者中的一份子。

作為學生而參與其中,每個人都希望會進行發自內心的和真誠的工作,這樣的工作進一步加強了他們自己作為一名學者的進步,或者直接豐富了該領域本身。允許偶爾的違反誠信則破壞了社會的完整性。正如,如果我們允許醫生違反他們的道德準則,我們就無法再相信他們,如果人們相信,每個人都在進行真誠和發自內心的工作,一個學術社會才能良好的運行。如果每個人都必須反復猜度其他人的工作,那麼一個社會怎麼能良好的運行?這說明,學生仍然可以發現,自己處於一種不誠信頗具誘惑力的情況中。以下是學生對學術誠信的靈活性可能做出的一些常見反應:

1. “但是這甚至不關乎我的專業!”
不管學生對將來有什麼意願,現在作為一名參與其中的學生,他或她就是廣義學術社會中的一份子,並且對該社會負有相應的責任。僅僅因為一名學生不希望在畢業之後成為一名專業生物學家,這並不意味著他或她就現在所參與的學術社會不負有責任。

2. 如果這項任務沒有完成,我就必須要重修整門課。
雖然在學術界的進步可能只能作為一種功績而獲得獎勵,但這並不是一己之便,這可能是一種殘酷的現實。正如我們要相信專家們擁有遠超非專業人士的知識水準一樣,我們需要相信,學者們擁有與他們的級別相當的知識水準。如果沒有獲得必要的技能和知識,是不允許學生繼續升級的。有時候,需要重修一門課,直到他或她可以獲得應有的水準。

學術誠信是一個完整的學者社會中每一個人必須擁有的一種責任。對於一名年輕的學生來說,認識到他們在這樣一個社會中的位置有時是很困難的。不論明顯與否,沒有對學術誠信的承諾,學術界的基礎將會分崩離析。無論您是在高中學期快結束時感到很焦慮,還是您即將進入大學,記住,學術欺騙的任何藉口都是永遠無法令人接受的。

由智勝教育老師Christopher Diehl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