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克薩斯校園允許帶槍的新法律將有何影響?
Published on by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Mar 17, 2016

槍的新法律

德克薩斯州的公立大學正在為一項充滿爭議的、即將在今年8月開始實施的“校園帶槍”法律而做好準備。去年由州立法機構通過,這項法律將允許學生在公立大學的校園內非公開攜帶槍支。

今年秋季開始,德克薩斯州將成為第八個允許在校園內非公開攜帶槍支的州,與科羅拉多州、愛達荷州、堪薩斯州、密西西比州、俄勒岡州、猶他州和華盛頓州一起。另外的23個州給公立大學自由選擇的權利,由學校自己決定是否允許非公開攜帶槍支。

允許學生在校内持槍可以令校園更安全嗎?
德克薩斯州允許校園持槍的法案將在8月1號成為法律,是50週年紀念日——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鐘塔槍擊案——此次事件中、一名槍手造成了14人死亡、32人受傷。反對本項法律的人認為在大規模校園槍擊案不斷攀升的今天,往校園內帶更多的槍並不是一個正確的辦法。

然而,這項法律的支持者們堅持認為這就是解決辦法。去年十二月,持槍擁護者們在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舉行了一次大規模槍擊事件的演練,用假的硬紙板槍和番茄醬演練。他們傳遞的信息是校園人員擁有武器,就不容易導致那些可能會演變成大規模殺戮事件的發生。

大學的領導們並不認可這個觀點。德克薩斯大學系統的校長William McRaven,一個前海軍海豹突擊隊成員,他自己是持有一些槍支的,評論道:非公開攜帶武器的存在將會把大學變成一個不太安全的環境。同樣的,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校長Gregory Fenves 寫道:在高等教育學院中手槍的存在是和我們的使命相對立的,”他指出德州的所有主要的私立大學都選擇了禁止非公開攜帶武器

的確,這項新法律的影響不僅僅是威脅到人身安全。學生們和教師們都擔心,任何時候人們都有非公開攜帶的手槍,僅僅是想想這種可能性,也將會使自由演講和探討變壓抑。

2月時,在休斯頓大學教務委員會的領導的報告中,曾建議教授們“談論敏感話題時要格外小心,”“非工作時間要和學生保持一定距離,”“去掉課程中的某些話題”並且“如果你感受到了周圍憤怒的氣息就不要再’觸碰那一話題’”。大學被認為是這樣的地方:在這里人們可以接納新觀點並且信念也會受到挑戰,但是想到可能會有學生攜帶了武器,也許會使教授略過那些一不小心就會觸怒某些人的話題。

德克薩斯大學允許帶槍的法律以及它可能會對學術環境造成的影響,已有跡象,已導致了教師選擇了離開。 2月,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全國著名的建築項目的系主任宣布因為這個法律,他已開始提辭職。大學的領導層也表達了這項法律在招聘新教職工方面將會產生某些影響的擔心。

長話短說, 德克薩斯大學允許帶槍,現在的情形就是一團亂麻,暴露了州立法機構幾乎是不懂大學是如何管理的,教師和學生團體都一致反對這項措施。但是如果你不是德克薩斯大學的​​學生,這個法律對你來說又意味著什麼呢?只要你避開德克薩斯大學系統,你就能倖免麼?

並不見得。德克薩斯大學的​​這個法律,是關於槍支在大學校園裡所扮角色的、一個更廣泛鬥爭中的一次決戰。傳統意義上,正如其他學校一樣,大學被認為是——槍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一種教育機構。

然而,持槍支持者們一直在不斷地削弱這一共識,也使得德克薩斯州成為允許校園持槍的第八個(也是最大的一個)州。

鑑於德克薩斯大學允許持槍的法律已得到全國的關注,希望在大學有更多槍支的人是不太可能會滿足於這一勝利的。反而,很有可能是其他州的持槍支持者們會去促進他們的大學系統達成相似的讓步,並且絕大多數的共和黨立法機構可能會利用這一問題來作為表明政治立場的一種方式。

如果德克薩斯大學允許持槍的法律真的變成了更大趨勢的一部分時,它可能會使全國的學生都開始體驗到一種不一樣的大學生活。一個不太安全的大學生活,另外,由於有了新的擔憂,大學就會變得沒有了那麼多的討論:對於有爭議話題,以及任何一個可能會引起攻擊的問題。

在這個情景下,校園持槍對自由演講的影響,將會深刻地體現在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裡。例如,休斯頓大學的英語副教授Maria Gonzalez評論說因為她的課堂上總是在探討一些怪異的理論以及馬克思主義,這些通常會使人變得比較激動,所以如果她的學生有帶武器的話會讓她覺得不太舒服。

她還強調了校園持槍法使她感到特別不安的另外一個方面是:會發生事故的可能性。畢竟,每個人都會犯錯,涉及武器的錯誤就很容易造成致命傷害。再加上一個事實那就是並不是所有的大學生都有很好的、明智的判斷力,因此就很容易明白為什麼教師們和學生們對於人們在教室和宿舍附近可能會持槍而感到焦慮了。

 但是不管他們是否會覺得不舒服,他們對於這件事是無能為力。新法律規定了教授不能禁止他們的班級持槍。並且州立法機構看上去已經做好準備去貫徹執行校園持槍法——總檢察長Ken Paxton已經威脅將提起訴訟——如果學生帶槍進入宿捨不被允許的話

然而,一些教授們還是做好了準備,哪怕付出自己的一切也要與此鬥爭。 Steven Weinberg,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物理教授,同時也是諾貝爾獎獲得者,說他在下學期將禁止槍支進入他的課堂,如有必要,他將提起訴訟。

州政府和大學領導們之間的反复拉鋸戰也說明了另一方面,即校園持槍的影響遠不僅僅是在德克薩斯州。公立大學和控制大學的政府之間的關係一直就不是那麼融洽。幾乎沒有任何教育相關背景的立法者和其他的官員,卻有權利使公立大學的運轉發生巨大變化,甚至有時候會運用這一權利去謀求政治上的加分,卻以教師和學生為代價。

例如,去年威斯康辛州就爆發了政府與公立教育之間的鬥爭。除了其他一些“改革”威斯康辛高等教育的措施,州長Scott Walker簽署了一項法律在2015年徹底改變了威斯康辛大學的教授終身製並且減掉了大學2.5億美元的預算

當政府和公立大學開始鬥爭了,就像威斯康辛州和德克薩斯州,公立高等教育整體上所受到的傷害就是切實可見的。大學領導之所以如此激烈得反對州政府對於教育的越權是因為這最終會導致更難招到合格的教師,並且整體的教育水平會下降。所以無論你上哪裡的大學,你將會受到這些鬥爭的影響,那就是公立教育系統變差了以及由此引發的不斷上漲的大學費用。

在德克薩斯校園持槍法律的這種情況下,你將能更直觀地感受到這些結果,如果全國課堂中的槍支攜帶變多了,將會導致一個不太安全以及不那麼開放的學習環境。

現在,德克薩斯大學的​​領導和許多教師們的感覺就是如果校園非公開攜帶槍支不被通過,那麼事情就會好很多,但是事實卻是校園持槍即將發生,並且對於此又無能為力,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盡量像往常一樣開展工作並且假裝任何事都沒有改變。

當然,這種假裝將很快被打破,德克薩斯校園持槍也會再次成為焦點:如果德克薩斯的任何一個學生最終使用了這些槍——這些現在他們可以帶到課堂的槍。同時,雖然無奈,但是令人不安的事情就是我們真的不知道校園持槍將會如何發展,我們真正能做的僅僅是等待,看看將會發生些什麼。

正如德克薩斯州立大學系統的副校長在3月時告訴德克薩斯州的觀眾那樣:“時間將會證明這是否是一個明智的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