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勝教育專訪議員Susan A. Bonilla
Published on by
議員Susan A. Bonilla

加州參議員Susan A. Bonilla於2010年十一月第一次當選,並代表加州第14議會區,包括Contra Costa及Solano郡。她是議會商業、專業及消費者保護委員會的主席,並是議會健康及議會公共事業及商業的座上議員,她也是加州K-14學校議會增進整合STEM教育指定委員會的主席。在當公務人員前,Susan在Mt. Diablo統一學區裡擔任英文老師。她從Azusa Pacific University拿到她的文科學士學位,主修英文,並從CSU Los Angeles拿到教學證照。Susan和她的先生John居住在Concord,他們育有四名女兒及三名孫子。

2014年2月

T – 智勝教育
S – 議員Susan A. Bonilla

T: 州議員Bonilla謝謝您接受我們智勝教育月刊的專訪。請說說您對於增進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教育,也就是大眾所知的加州K-12年級的 “STEM”所付出的熱情與貢獻?

S: 我相信幫助學生增強STEM教育背景對於加州在世界經濟裡的競爭力是很重要的。去年,議會發言人John Perez指派我主導“增進整合STEM教育指定委員會”(Select Committee on Increasing the Integration of STEM Education)。這個指定委員會專門發展政治、投資及合作來增進本州學校裡STEM的可用性及效果,目的就是和公司及教育的領導者合作來增加學校的STEM教育,希望能讓學生更適應這個多變的工作需求˳

我們有很好的開始。去年秋天 我們舉行了第一次的聽證會,這是一個討論及預先審查STEM事務影響報告(STEM Task Force Report),由加州教育部門贊助,也是由一組高知識領袖、公司及企業代表、老師、行政人員及其他人員所創立的。我們也和企業專業人士及教育專家舉行多次會議, 來討論在課堂裡利用更先進技術的儀器及教育方式來做最有效的實施。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這個指定委員會將會繼續主持聽證會,著重整合STEM教育,並到州內學區來評估需求及收集資料,我很期待這些討論。

T: 我你可以討論一下您的背景,以及它對您關於國際交易及公司見解的影響?

B: 我是在台灣出生長大,直到我大學時回到美國,這讓我對於台灣及中國的關係有著獨特的感激。加州的定位是增加我們和亞州的貿易合作, 身為一名立法委員,我常到台灣及中國旅行,而州長Brown在中國設立一所貿易辦公室激勵了我。我將會繼續提倡在台灣設立加州貿易辦公室,因為一個較強大的商業及教育合作可幫助加州的經濟持續地成長。

T: 在過去的三年,您身任教育財政議會預算小組委員會(Assembly Budget Subcommittee on Education Finance)的主席,您認為您對於增進州教育系統最大的貢獻是什麼?

S: 我和我的同事在經濟消退時對於恢復被大幅縮減的教育經費做了很大的努力。我們去年在州首府非常成功地頒布了近年來最重要的教育改革,包括新的地方控制資金公式(Local Control Funding Formula),實施新的基本主要州標準(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及建立全州的新式考試系統

我們幫忙州長制定一項Local Control Funding Formula的折衷方案,可以提供更多資源給最需要的學生,同時也可增加所有學校的資金。這個折衷方案是由許多小組委員會舉辦了聽證會,收集了無數小時的證言及公開議論的結果。 ˳

最重要的是,我確保了12.5億一次性的資金來施行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提供老師及增進學校的科技專業發展,這個及時的資金在今年秋天已兩次分期地到達我們的學區。根據州教育部門指出Contra Costa郡及Solano郡,包括我的選區,收到了超過$470萬的Common Core發展基金,算下來每學生$200美元。另外,靠近San Francisco的學校收到1千萬的資金。

我也把增進教育考試列入優先考量。很驕傲地,立法部及州長通過了議會法案484條(Assembly Bill 484),讓加州能成功地轉型到下一代的學校評估。這個法案在這個學年開始終止了許多全州的考試,並全面地於2014-15學年實施根據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為準的新電腦英文及數學測試。AB484讓更多在今年春天參加實施試驗考試,開始了以電腦考試為主的歷史性轉變。AB484將會帶給考試系統相符合的新內容標準及21世紀的學習。

T: 您在首府也是保護早期兒童教育方案的領袖,可以提出一些貢獻的例子?

S: 我這個方案遭遇了嚴重的預算裁減,到現在才開始恢復。我對於之前為過渡性學前班(transitional kindergarten)的預算爭議的努力感到驕傲,這讓年輕的學童得到他們成功需要的基礎,我們已經從一些提前就學而得利的學生身上看到正面的結果。 ˳

我也發起了274議會法案(Assembly Bill 274),它提供加州早期兒童教育傳播系統更有效地利用科技系統。這個新的法律讓孩童照顧提供者能藉著直接存錢拿到付款,州內很多行政機構都在使用此方式。這也讓簽單的要求簡單化,能每月地核對工作表,而非每天。最後AB274能讓資料電子化地儲存,這個法案增進了州內的兒童發展系統,所以提供者可以把稀有的資源服務給需要的家庭,而不是花時間填寫表格。

聯邦政府在提倡早期兒童教育上也該提振它的角色,這就是為什麼我發起了議會聯合決議16(Assembly Joint Resolution 16)來催促國會制定歐巴馬總統的預算提議,增加學前班及早期兒童教育的資金。聯邦獎學金裡有貴重的寶藏可提供給這些方案,但我們需要加強州的能力,提供所需的符合資金才能贏得這些獎學金。所以 AJR16也可要求州督學準備一份企劃來讓加州更有競爭力,為未來學前班及早期學習方案的增加資金。

T: 讓我們談談關於高等教育:學院費用的增加或大學教育。為何州政府投資學生助學方案,像是Cal Grants(加州助學金)及新的Middle Class Scholarship(中產階級獎學金)如此重要呢?

S: 經濟要增長,加州就必須投資高等教育。公司需要教育良好的員工, 還有一套強健的教育系統來幫助加州保持全美及世界的領導地位,這讓像是Cal Grant這樣加州首創的重大投資之一成為保持成功經濟的決定。

雖然Cal Grant不能涵蓋所有的學費,但它還是能為依賴助學金的學生提供一些鼓勵,並鼓舞他們上大學的可能。Cal Grant認可及獎勵學生的學業及領導能力,讓學生有機會能實現他們的夢想並追求他們選擇的職業。Cal Grant代表及總和了加州人的心聲:“我們願意投資你未來的成功!”

不幸的是,在最近的預算循環裡,Cal Grant是其中一個預備縮減的目標。我相信這給我們學生一個很糟的信息, 讓他們覺得這些獎學金是可以被犧牲的。當我是教育財政小組委員會主席時,我鼓舞了資金保管人並讓州長原先的縮減減少了50%。 ˳

從下個學年開始,許多學生都會有另一個由Middle Class Scholarship提供的高等教育學費補助,將會給在加州居住的CSU及UC學院的大學生。一旦完全地實行,家庭收入在$15萬以下的將可省下10-40%的費用。

T: 最後,您常提及您在支持更強的教育課程及贏取了更固定資金的成功是來自於高中英文老師的背景,是什麼啟發了您離開教室並開始了這麼不一樣的公共服務事業呢?

S: 當能被選為這個職位的機會第一次降臨時,我一開始的反應是拒絕,我很慶幸我沒有,因為政治把我在教室裡的影響力推到了另一個層次。我喜歡作為一名老師,而現在我能影響整個家庭及全州的教育政策,從一個對於曾被教育訓練及熱愛的特殊觀點出發。回首過去,我認知到了你不能完全為人生計畫,你必須要保持敞開了心並願意冒一些險。

T: 謝謝議員Susan花時間接受我們智勝教育月刊的專訪。

B: 這是我的榮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