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進大學前的暑假可以這麼棒卻又這麼可悲 !
Published on by

進大學

我對我媽曾經發出過可笑的怒吼:“ 妳知道嗎?再過3個月我就可以搬家然後再也不用你管我了! ”

那時我們可能是在為了門禁的事吵架,可能是因為我花了太多時間在我的朋友身上而不是我的家人。這些爭執在我去大學前一直不停地發生,所以我也不記得到底是哪一次讓我發出了這樣的嚴重聲明。雖然當時並不好笑,而且我也真心認為如此,但現在想起是絕對地可笑,因為我在大學生涯裡還是很依賴我的父母。

也許在大學時我媽再也管不著多晚我還醒著、多晚出門、或多晚睡覺,事實上,有一次我連續兩天只吃Red Vines 然後擔心我會吐血。但我媽還是對我住哪裡(因為每月的租金是她付),或我吃得健不健康(她付了預付餐點計畫)。更廣泛地說,我能待在大學裡都在她的控制內(因為我實在不是一個很會找獎學金的人)。我媽在我大學四年裡就像魁儡主人一般,當時我很感謝她,但我現在更是一萬倍地感謝她,因為我現在明白如果大學時沒有她的”控制”,將會是多麼地一團糟。

所以為何我十七歲時就不明白了呢? 當時妄想著有一個特定的日子我將能切斷我父母慈愛的監視? 重點是,身為一個十七歲的少女迫不及待地想離家,但心裡又默默地害怕那麼一天。我不明白我為何那麼易怒而我的父母卻不急著把我這燙手山芋丟出去並終於可以不用養育我了。我很羨慕其他的同年的人,那麼地自我並有一點先見之明。雖然我一直用會讓人頭疼地白眼努力抗拒,但我真希望當時有人能警告我上大學前暑假會有多難熬。

在這段介於高中及大學的幾個動蕩的月份裡,並沒有很多有用的建議給學生,讓他們對於困惑及挫折有一點心裡準備。對於學生日漸成長的獨立,家長都會一有機會就緊抓著支配權,而他們雙方都對於要分開焦慮著,六月、七月及八月裡真的是一段常常發生許多不愉快爭執的時候。

對於孩子來說,這個暑假是可以好好放鬆的時候,因為他們才剛剛戰勝APs、SATs、ACT、PSAT或PRQs(如果他們是TTL的學生)。他們贏得了最疲憊的大學入學官的青睞,他們犧牲了很多睡眠及休息為了那三個最重要的小數點分數,因為那分數對他們的未來四年既是威脅又是保證,所以當家長們一提起這個暑假並不是一天到晚睡懶覺然後無限地和朋友夜遊時,學生心裡的自主權就開始反抗了。在九月還沒完全成為大學生之前,在還沒回到嚴肅的好孩子生活前,他們不值得好好休息一下嗎?不該慶祝一下他們努力得來的未來嗎?

這完全是一個惡魔擁護著的遊樂園!家長都知道十七歲有多麼的容易,但卻忘了十七歲可以多困難。我們對我們的觀點非常堅持,但如果家長及孩子可以努力嘗試著了解彼此真正的動機,而不是認為是輕蔑及不公平,也許到了九月上大學時就不會有一種如釋重負的罪惡感,而是一種共同的目標完成的成就感了。

並不是每一個事情都可以輕易地閃避。在我最後一個暑假在家時,門禁是我最熱切爭執的話題。對於快要上大學的學生而言,家長在他們孩子搬出去前幾個禮拜還是嚴格要求守規則可能很專制,而家長對於孩子可能會養成晚睡的習慣也讓他們緊張。我還記得對一個十七歲來說,這個邏輯很難理解。只有經過成熟地互相尊重,我現在才明白,我的父母在我待在家時比我住在外面還要擔心及直接,因為至少他們可以幻想著我每晚9點準時穿上睡衣。我也明白了他們喜歡我待在家裡,不只是因為他們想要控制我的行為。

但我還是認為家長應該控制想要加緊管教孩子的衝動,尤其是他們即將要在九月上大學了。其實,要上大學前的暑假應該是好好練習教導孩子成為大人的時候,這個暑假尤為重要,應該是一個施與受的遊戲。如果一個學生感到自我受尊重,他們會很樂意地待在家裡,並不會感到想逃的慾望。同樣的,如果家長也感到受尊重,而不感到你回家只是為了換一身乾淨衣服,那麼家長就不會管得太嚴格了。

也許這個問題歸於一個結論- 家長及學生都感到興奮及緊張,而這兩個極端的感受可能導致爭執及權力爭奪,而讓雙方都希望永遠都不要想起這最後在家的暑假。也許有一點這種感覺是無可避免,甚至可能是一件好事。當我回想起我在家的最後一個暑假時,我覺得那是一段有趣地明顯成長時期。那段時間我們處的最不好,但這代表著我為我的自主權奮戰,而我父母則為把我保留成他們的而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