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眾議員邁可本田Michael Honda親訪智勝教育Fremont分校
Published on by
國會議員邁可本田Michael Honda正在閱讀智勝教育雜誌。

2013年5月2日 星期四

美國國會議員Michael Honda代表加州第17th國會區並在美國眾議院裡任職了12年,在美國國會是權威的House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和Chair Emeritus of the 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的一員,並且是the Democratic Caucus’ New Media Working Group的共同主席及House Democratic Senior Whip,也是the Equity and Excellence Commissiom(現編入了美國教育部門)裡最初的作家。

經歷: 加州州議會眾議院成員、Santa Clara 郡委員會區長、San Jose 城市長官、El Salvador的和平組織義工,並擁有30年的教師、校長及學校委員會成員的經驗。Mike為人民服務的承諾是無可比擬及動搖的。

T – 智勝教育
M – 國會議員邁可本田Michael Honda

T: 我第一個問題是,在矽谷及其他地方有很多高科技的工作都找不到員工,你覺得STEM教育能解決這個問題嗎?

M: 不,我認為一個適當的教育是要教導孩子如何去思考而我們從旁協助。我們讓我們的孩子從3歲時就明白他們在家做的任何事都和科學有關,所以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讓人們從小就思考科學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一個不相關的謎團,也不需要非常聰明才能理解。科學是我們時時刻刻都用得到的,如果我們有這個方法及經驗來思考,那麼所有的事情都會按部就班地進行。

T: 是的。您身為一個出生貧寒的孩子(住過二戰期間集限制日裔美人居住的集中營、舉家遷移到加州以種植草莓的佃農為生等),您認為高等教育對您今天的成就有什麼影響?

M: 像是大學這樣的高等教育?

T: 是的。

M
: 嗯…非常少。唯一不同的是,有些大學教授記得我的名字,這讓我感覺良好,所以我在這些課程裡學習的態度就會有所不同。嗯…高等教育機構的確提供我很多不同的機會、讓我內在的自我有機會表現。我比較不足的部分是課業,而我的優點則是人際關係。像是我最後成為了劍道老師,教導我的朋友劍道。嗯…還有參與了柔道及預備軍官訓練團 (Reserved Officers Traning Corps),然後發現我有些不對勁,所以高等教育讓我能在一個安全的環境裡發掘這個部分。但是,這讓我發覺我應該著手做些什麼,而不是留在高等教育裡,我應該長大,身為學生,我應該精通我該做的事。

T: : 謝謝你。身為Emeritus of the Congressional Asian Pacific American Caucus的主席,你認為現今對於亞裔青年最為緊迫的社會公平問題有什麼看法?而他們能為美國這個國家的未來有什麼貢獻呢?

M: 我認為現今對我們青年最大的挑戰是,以憲法為原則,如何準備及了解社會公平、公正以及包容,這是最大的挑戰。以這為前提,他們擁有很強的自尊。如果這些觀念都有被提及,那麼他們將會較強壯地相信自己。我們在學校並沒有足夠的涉及到這些部分,像是自尊、我們的社會正義、以及憲法的原則。因為如果我們這麼做的話,將會有比較少的校園霸凌、種族歸類、學生自殺及更多對同性戀孩子的包容,所以我認為這是我們最大的挑戰。我們的國家需要演變到下一個階段,成為一個更成熟的國家。那麼,我們就能了解憲法裡的那些句子的意義,這樣才能組織一個完美的結合。因為這些句子是根據一些事實而定的,像是我們是不言而喻的個體、我們有權利生存、有自由並追求幸福,如果我們能內化這原則就能達到我們的目標。

T: 我最後一個問題是,最高法院最近添加了新的記錄在案的優惠性差別待遇,這個行動將會帶給我們高等教育什麼樣的挑戰? 身為一個支持種族正義及公平權利的人,你認為這個優惠性待遇將會如何影響這些通常在大學裡並不是少數名族的亞裔呢?

M: 嗯,是的,這個AA是為了改進過去的一些考量以及過去的一些疏失。我想問題應該是我們應該尋找辨別這些疏失?還是我們應該花時間找到造成這些疏失的原因並解決它? 是不是呢? 移民不是問題,簡陋的移民法或是我們國家執行條約時並不徹底。舉一個例子,我們通過了 FAFTA條約,這條約可讓我們在某一些情況下可以交易。我們的國家賣給墨西哥生產過剩的玉米,比墨西哥當地的還便宜。但問題是,玉米對於墨西哥人是什麼呢? 對於有錢人來說只是食物,是一種進口的日用品。但對於佃農來說,這是他們用以為生的農作物,是他們播種、收割、並拿來賣錢餬口的。所以,我們賣廉價玉米到墨西哥讓這些人沒有了收入,所以這些人跨越了國界,他們沒有穿西裝皮鞋及帶著公事包,不是嗎? 他們坐著飛機而來,而他們是什麼人呢? 他們是一群窮困的人,他們想要照顧他們的家人,也必須這樣做。美國就像一個磁鐵吸引著他們,因為可以讓他們賺到比他們國家更多的錢,但他們必須克服很多障礙。所以,這是一個現象。

我知道問題是AA對亞裔有什麼影響,但一般而言,如果你能解決需要AA的原因,那麼這就是法院及美國國會應該要研究的方向。為什麼我們需要它?它又能作些什麼? 雖然我們要做,但同時,我們必須解決現存的問題。

以前,對於亞裔通常都有名額限制,不能有超過10%的名額,所以他們能把我們排除在外。因為如果我們自由開放,那麼就會充斥著亞裔或一群用功讀書的人,是嗎? 這是真的問題,所以,用功讀書的人可以和AA一樣地有競爭力,這是刻板印象。這是我們生存之道,你可以進入牙醫、法律及醫學院,因為這是你賴以為生的方式。在你的社區裡,你可以以這為賺錢的方式,因為有人需要這些服務。

但我不是很確定最高法院看到的問題是什麼? UCB的校長說,AA是必須的,因為…這是UCB的一個中國校長,在這裡長大的,也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然後就被選上為UCB的校長。他的哲學理論就是大學可以反映出這個世界其它的社會,因為你只有成績而沒有很多混雜的人們。所以UC財務管理委員會就通過了一個解決辦法,讓入學申請沒有種族的障礙。但是有很多家長通常會說你不能因為我孩子的GPA是4.8就排斥他,他應該上這所大學才是。

情況是,我們現在正建立很多監獄而不是大學,如果我們建立一樣多的大學及監獄,那麼搶著進大學的情況就不會這麼嚴重了,那麼就是搶著進入一所家長希望他們孩子能回去的學校,像是回到校友會。原則是我們不是在建立大學,你知道他們怎麼建立監獄的嗎? 如國你看小學三年級學生的學業成績就知道以後需要很多監獄,雖然這是一個很不好的例子,但如果你從小學三年級就能預測到未來,那麼就必須現在處理問題,那麼以後就不須建立很多監獄了。

關於最高法院的問題,我不是很確定它是如何定義問題的,你可以這麼說。

T: 這個問題是更多地關於模範少數種族(Model Minority)的不實觀點及用更大的角度來看AA,AA方針會對他們有幫助還是會帶來傷害?

M: MM的不實觀點對我們都有傷害,雖然它有一部分是真的,但不實際,因為很多亞裔並無法達到這個目標,他們沒有達成目標的原因和墨西哥裔一樣,也和沒達成的非裔一樣。因為如果他們有一樣的原因,有一樣的工作或背景,他們就都能生存及表現,就能享受他們勞力的成果。我們只是不了解那些不能達到目標的亞裔。

所以 我們法院通常追求了錯的問題,我們有法院是因為我們的法律不完整,我們衡量之後以為我們不完美, 所以因為我們不完美,我們試著去衡量如何完美。身為一個移民律師,你會很清楚我們的移民法律不完整。

不完整的原因很多。第一,我們不去思考,一開始我們可能作得很好,但執行這些法律及我們通過一些簽證。我們在短時間執行這些,但我們沒有思考人為的因素,而是只注意我們整體的內容。如果我們不這麼做,我們將會製造另一堆沒有身分或違法的移民。這是如果法律通過讓我所擔心的,我們並沒有照著我們通過的法律來做,而它也沒有影響其它地方及其他國家,或是它不夠好到能讓其他人移民。

其中一個原因讓人們移民是溫室效益。像是住在海岸及島上的人,當海水上升,他們會失去他們的家園,就會迫使他們搬離。所以,將會是遷居而不是移民。

T: 我不知道還剩多少時間,我要確定我有善用時間。

M: 還有更多問題嗎?有什麼比較迫切的問題嗎?

T: 如果有一個神燈給你,你會許下哪三個願望?

M: 第一,我希望我之前所希望的都實現(笑)。

那就是人類都可以想到一個方式讓我們可以信任、培育及分享。第二個願望是我們可以找到一個資源是可以延續、乾淨及可以為任何人使用,而且不需費用。我覺得太陽能是一個選擇,因為我們不能賣它,所以是免費的。

我想第三個願望…我先保留,前面兩個已經很好了(笑)。

T: 好,謝謝您的時間,我很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