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位曾被大學拒絕、卻在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人
Published on by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on Aug 26, 2015

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人

被夢想中的學校拒之門外,這會讓人有種世界末日的感覺。

但有時,它也能為你打開一條通向未來、您無法想像的路。有時,看似災難的事情能夠轉變成發生在你身上的好事。正如史蒂夫•約伯斯曾說,“展望未來時,你無法把這些點點滴滴串聯起來;只有在回顧過去時,你才會明白它們的意義。所以,你不得不相信,這些點滴將會串起你的未來。”

如果你對這理論持懷疑態度,那就不必聽我的話。或者甚至也不必聽史蒂夫•喬布希的。只要問下面這6位名人就可以了,這些人都曾收到裝有大學拒絕信的小信封,但最終卻笑到最後,成為了富有的名人。

Warren Buffett華倫•巴菲特
Warren Buffet

被你最想去的學校拒絕了嗎?感覺像是一次失敗嗎? 華倫•巴菲特瞭解其中的感受。

“失敗”和“華倫•巴菲特”這兩個詞,即使處於同一段落裡,也讓人難以想像,更不用說它們還是在同一個句子中。這位世界第三富有的人曾遭受過哈佛商學院面試失敗的打擊。

19歲那年,巴菲特決心報考哈佛大學,並認為這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他甚至還邀請了一位朋友陪他一起前往哈佛參加面試。但當這位未來的金融奇才坐下來接受一位哈佛校友的面試時,他經歷了推銷自己的艱難時刻。很快,他就明白自己不是這所學校正在尋找的人了。

受到學校冷遇的巴菲特明白,自己註定要面對這次失敗的面試。回到繪圖板前,他開始流覽其他的學校。巴菲特找到了本傑明•格拉哈姆,他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教授,一個後來成為了巴菲特良師益友的人,他的思想持續地塑造了巴菲特古怪而成功的投資方法。

近來,巴菲特是道出哈佛大學的拒絕使自己充分體會到“絕望感覺”的第一人。從那時起,他就已認識到,任何“自己當時認為令人崩潰的事情,都有可能轉變為好事。”用他自己的話說:“一次暫時的失敗並不代表永遠的失敗。最終,它能夠成為一個機遇。”

如果有懂得機遇的人,那他就是華倫•巴菲特。

Barack Obama 巴拉克•奧巴馬
Potus

目前,巴拉克•奧巴馬是個權力人物— 美國這個自由世界的領袖。

但在1979年的費城斯沃斯莫爾學院(Swarthmore College),這所他夢寐以求的大學裡,他曾任由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大學入學審核官決定自己的命運。當時,那位入學審核官司對他說“謝謝,但很抱歉。”

回顧過去,奧巴馬承認,這次入學被拒“真的讓他備感挫折”,但他沒有讓這種挫折感阻擋自己的白宮之路—這一巨大的人生理想。取而代之的是,同年秋天,奧巴馬被洛杉磯西方學院錄取。後轉學到哥倫比亞大學,成為了該校的一年級學生,並一直向東進入了哈佛法學院。

關於奧巴馬後來的經歷,就如他們所言,是一段歷史了。但有一個非常有趣的問題是:如果奧巴馬被斯沃斯莫爾學院錄取了,還會有最終引領他踏上全美第一職位的經歷嗎?

Ted Turner泰德•特納
TedTurner

傳媒大亨泰德•特納,因為一次奇妙的接觸而聞名於世。這次經歷讓他的生意得以發展,從一無所有到應有盡有。例如,1980年,他開辦了一家名為有線電視網路的小型機構,這家機構就是今天更為人們所熟知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路(CNN)。

儘管,回顧他成為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以前,特納向普林斯頓大學和哈佛大學的申請,可能更適合被描述為最終歸於零的一個壯舉。

特納從自己首選的兩所學校收到申請被拒的信件,他轉而去到了羅德島州,開始了自己在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的本科學習。事情並沒有那麼糟,不是嗎?

但那並不意味著事情總會有個結果。隨後,特納被趕出了布朗大學— 或是因為讓女學生進入他的宿舍房間,或是因為燒毀了同學聯誼會的返校節表演,問題的答案完全取決於您所詢問的人。

特納從未獲得過一個大學學位(儘管布朗大學的確在1989年授予了他一個文學學士榮譽學位),而且他的生活曾在被布朗大學掃地出門後不久,發生了悲劇性的轉折。當時,他的父親自殺—
而這迫使他接管了家族生意。

那就是特納的個人履歷中,從一段失敗的經歷向成功故事的轉捩點。特納承擔起了家族生意,使它成長為了全球性的傳媒帝國。他可能從未獲得過屬於他的大學文憑,但現在,他的財富達到了20億美元。同時,作為一名慈善家,他更高興通過自己的工作,把財富帶給身邊需要的人。

儘管他仍然不是大學的搶手貨,但他說:“我不曾讓大學失望過,是大學讓我失望了。”

Harold Varmus 哈樂德•瓦穆斯
harold

您可能還沒有聽說過哈樂德•瓦穆斯,但您可能已經聽說過他所獲得的多個獎項之一的諾貝爾獎。

作為一名1989年諾貝爾獎的獲得者,以及國際癌症學會的現任會長,瓦穆斯擁有一份絕大多數醫學研究者只能憧憬的職業,但這份職業卻是他付出千辛萬苦得來的。

獲得英文碩士學位以後,瓦穆斯認定自己的真實意願是醫學,並把自己的視線鎖定在了醫科大學—哈佛醫學院。可問題在於:哈佛醫學院並沒有看上他,這所學校用一個明確的否定回復了他的入學申請。

那麼,瓦穆斯是怎樣處理入學申請被拒的呢?他放棄了嗎?事情遠不止此。第二年,他又向哈佛寄出了第二封入學申請。

我想要告訴你的是,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撒謊告訴你說,這一次,事情的結果比上次好。哈佛入學委員會仍然沒有改變態度。他們再次拒絕了他,還告訴他應該考慮參軍,這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慶倖的是,哥倫比亞醫學院看到了瓦穆斯的潛質,為他提供了學習機會。從這裡開始,他停止了在聖法蘭西斯科美國三藩市加州大學(UCSF)要作的研究,一路來到了斯特哥爾摩,並摘取了諾貝爾獎。

換言之,如果你被夢想中的學校拒收,你還是能夠從事自己夢想的職業。而且,如果你被你夢想中的學校拒絕兩次(而且告訴你去參軍),你也仍然可以獲得自己夢想中的職業。

Steven Spielberg 斯蒂芬•斯皮爾柏格
Spielberg

哈樂德•瓦穆斯不是被自己心儀的學校拒絕兩次的唯一超級名人。正如斯蒂芬•斯皮爾柏格,這位三屆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獲得者,同樣是兩次被拒者群體的一員。

斯蒂芬•斯皮爾柏格與南加州大學(USC)有著很長的淵源—他向這所學校做出了慷慨地捐贈,出任學校託管人,甚至學院內還有一所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建築—但這是一段歷史,開始于斯皮爾柏格向這所電影學院重複申請的不成功。

遭到南加州大學的兩次冷遇後,斯皮爾柏格入讀了長灘加州州立大學(CSU)學習英語,但卻在取得畢業文憑前,輟學進入了電影行業。30多年以後的2001年,為了完成自己文學碩士學位的學習,斯皮爾柏格回到了長灘的加州州立大學,並在畢業儀式上戴上了學位帽、穿上了畢業禮服。

與此同時,斯皮爾柏格似乎已經越過了最初與南加州大學關係的障礙。成為學校託管人時,他曾俏皮地說:“1980年以來,我一直設法與這所學校建立聯繫。我終於不得不用錢換來了進入這裡的機會。”

Meredeth Vieira麥瑞德•維艾拉
maredeth

麥瑞德•維艾拉可能是她那一代人中,最具影響力的新聞記者和電視人物。但她也是一個知名度稍遜的群體—哈佛入學被拒者群體中的一員。

許多人都把哈佛大學當作自己理想的學校,這不足為奇。同樣不足為奇的是,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從未停下邁入這所學校高大殿堂的腳步。

在接受這次入學被拒的艱難程度上,維艾拉與眾不同—她當時“非常絕望,以至於當我去塔夫茨大學上學的第一年,我每週六都會搭車去哈佛大學。”

她還以另一種方式脫穎而出:在遇到一位將她引入新聞職業的良師益友後,維艾拉堅持要成為一名超級明星記者。維艾拉信任那位老師,和她要自己成為一名新聞記者的決定。她說,哈佛入學的被拒最終是因禍得福。

生活很有趣,它不會按照你認為的方式發展下去。有時,看似極其糟糕的事情會突然變成幸運,使你轉向自己從未想要嘗試的方向。

因此,如果你已經收到了理想中學校寄來的恐怖的薄信封,要努力記住,當一扇門關上時,另一扇嶄新的、更好的門會在另一個時間打開。可能沒有那麼多事情,是華倫•巴菲特、巴拉克•奧巴馬、泰德•特納、哈樂德•瓦穆斯、斯蒂芬•斯皮爾柏格和麥瑞德•維艾拉一致認可的。但我相信,他們都會高興地告訴你,被你心儀的學校拒絕並不是對你終生失敗的宣判。

當然,如果你真的進入了自己夢想中的學校,你就更棒了!但任何一條路,你都要記住一個重要的事實:重要的不是你要去哪兒,而是你做了什麼。